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玄浑道章_ 第九十七章 激流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3 18:2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误道者小说玄浑道章 第九十七章 激流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墨色巨舟悬停在乘常道派之外,道派内的弟子都是好奇而警惕的看着上方。

    因为乘常道派僻处孤域,往日基本上没什么人会到这里来,就算往来一些他派修士,也是乘遁光而至,不会像今天这副阵仗。

    看着飞舟下方刻着的玄浑蝉翼纹,感受着道派内部以往更为沉闷严肃的气氛,他们意识到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张御负袖站在飞舟之中,等待着做出乘常道派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飞舟内部的刻漏不断移动,代表着时间正在一点一滴的流逝,万明道人和曹方定站在,都是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就在刻漏即将来到限定好的时间之中时,便见乘常道派那位于最高处的大台之中有数道遁光飞起,并向着飞舟方向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万明道人看了一眼,道:“玄正,看来他们已是做出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微微点头,他起意识沟通玉臣,飞舟舱门向一侧旋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在一阵清雾喷洒之后,薛道人和另一名留着美须的灰衣修士走了进来,他们身后还各自一名弟子,手中捧着用绸布盖着的玉匣。

    几人沿着舱道来到主舱之中,薛道人先是上来一礼,并道:“玄正,这位是我乘常道派的司武彰司长老。”

    司武彰这时上来一个躬身,态度很是谦卑,道:“长老之称不过是域外戏言,在玄正面前实不敢如此称呼。”

    张御点首回礼,道:“看来两位已是做出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司武彰恭声道:“我派房派主以为,派中弟子本就是玄府修士,不过当年为避争斗,又不愿被两府拿捏,这才来到这片荒原之上,如今玄正既欲恢复旧有格局,我乘常道派自当归附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后,他心下也是暗叹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保留道派,可问题是打起来他们不但什么得不到,反而还会损失过多,既然没有更好的选择,那还不如投降算了。

    而且说起来,房派主这位派内实力最强的人一直在那里嚷着投降,他们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张御道:“未知贵派派主如今何在?”

    司武彰有些尴尬,道:“派主他因为修炼之故,心智受了些损伤,说话做事太过跳脱,故是我们不好带他来见玄正。”

    张御之前对这事也是略有耳闻,不过他倒是能理解,浑章修士有时候由于和大混沌接触过多,难免会对自身造成一些影响。

    似这个只是心智产生了一些变化,那已然算是好的了,更多的是自身变成了一个混沌怪物,那就彻底失去自我了。

    司武彰这时将身后弟子手中托着的玉匣拿过,递上来道:“这是我乘常道派的章印、秘法还有弟子名册,请玄正过目。”

    张御目光落去,去了匣盖,将里面的册子和玉简凭空取出,大致翻看了一遍下来,他心中已是有数。

    微作沉思后,他行至案台旁,提笔拟了一封书信,再是盖上了自己的印信,随后回过身,对万明和曹方定二人言道:“乘常道派弟子不少,归入玄府之前,我需查验此辈是否为魇魔所侵染,我需请恽尘道友过来一行,你们二位谁愿意替我走一回?”

    曹方定这时主动站出来,拱手道:“玄正若是信得过我,我愿意代玄正一行。”

    张御看他一眼,把书信递来,道:“那就劳烦曹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曹方定起双手把书信接了过来,对着张御再是一礼,再对众人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主舱,随后快步出了飞舟,便驾驭遁光纵空而去。

    张御此时看向薛、司二人,道:“我有一事需向两位道友求证。”

    司武彰忙道:“玄正请说。”

    张御道:“贵派与洪山、弥光两派可有牵连否?”

    司武彰与薛道人看了一眼,如实言道:“玄正,我们这里离开青阳较远,几乎招募不到弟子,故是与这两派一直有所往来,每隔三五年,这两派就会给我等送来不少门人弟子,而作为交换,我们则把一些从域外通道交流得来的章印教授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御对此倒是有些兴趣,道:“通道之外,可是另一处上洲么?”

    司武彰言道:“实则与我们建立联系并交换章印的只是几个修士,只是他们似是并不愿意他人插手此事,所以从来不曾说出自己来历。”

    薛道人言道:“由于道路危险,又相隔较远,既然他们不愿多言,我们也不想去多事。”

    张御心下一转念,现在界隙那里正在试着找寻线索,不过此刻还没有结果,但是条通路却是明确存在的,等到诸事安毕,倒是可以派人寻访一番。

    司武彰这时抬手一礼,道:“玄正与几位道友既然到此,不如到我道派之中一坐?也好让我辈尽一下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张御略略一思,点头道:“也可。”

    他在荒原之上泊下飞舟,随后便跟随两人进入了山岭之中,一直来到正殿之内,却见一个眼中漆黑一片的少年人在这里蹦跳欢呼着。

    司武彰咳了一声,道:“派主,张玄正来了。”又对张御言道:“玄正,这是敝派房派主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人停下动作,好奇走了上来,看着张御道:“你就是张玄正么?”

    张御点头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少年人认真看了他几眼,道:“你很厉害!”

    薛道人和司武彰都是有些惊讶,自家派主脑袋虽然有些问题,可是关于修道上的事,却是一点也不含糊,平常就算他们两个联手都不是这位派主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位若是说一个人厉害,那就是说自己也没把握赢过,此刻他们心中倒是有些庆幸自己做出的决断了。

    张御看着这个少年人,道:“我听薛道友和司道友说,归附玄府是房派主做出的决定,房派主是个大智之人。”

    少年人得意的一挺胸膛,道:“是吧?我说他们笨他们还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薛道人和司武彰一时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张御在殿上与这位房派主聊了两句,便在薛、司二人安排之下去了客苑落脚。

    而青阳上洲之内,恽尘收到张御书信之后,当即乘飞舟往域外而来,仅用六日时间便来到了乘常道派,随后便以手中澄心宝镜把将有人检视了一遍,所幸乘常道派所然僻处域外,可举派上下并无一人沾染魇魔。

    张御见此,又与恽尘商量了一下,认为此刻时机已是成熟,便以玄府名义让薛道人、司武彰往其他域外道派送去劝书,要求各派与乘常道派一般,交出章印,解散道派,重新归附于玄府之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方台道派驻地附近,十二艘晶玉飞舟驾临了到了此地上空。

    方领军站在飞舟主舱之内,他未曾披甲,淡黄色的眼珠凝视着下方白茫茫的一片大地,这片地界明显是受玄兵肆虐过的,几乎所有东西都被夷平了,唯有原来方台道派的驻地那里还余一座孤零零的土丘存在。

    他一握拳,身上晶玉甲从眉心溢出,瞬间将全身上下都是笼罩在内,霎时变作一个晶玉巨人,他几步来到已然打开舱门后,而后从空跃下,并重重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伴随他一起落下的,还有上百名军卒,这些人一旦地面之上,便分散开来搜寻四周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从副走了过来,抱拳道:“领军,我们已经检查过了,摧毁营地的玄兵应该是两府所造,再没有活着的人,方台道派那里的人都已经撤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领军冷言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从副看出他心情不好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这时远处又是一声唤,从副走了过去,过了片刻转回来,道:“领军,姚护军的尸身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方领军一听,当即迈步过去,很快便见到了那断成三段又被摆在一起的尸身,那切口光滑无比,没有半点鲜血渗出,且尸体没有任何挣扎迹象,说明这位是在一瞬间被人杀死的。

    他眼瞳不禁一阵收缩,他们身上所披的晶玉外甲虽然不同,但也相差不大,出手之人能这般轻易斩杀姚护军,那也意味着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,他感觉域外情况一定是有了什么异常变化,凭借自己的力量已经难以处理了,便对着从副言道:“立刻把这件事向州中传报。”

    从副立刻应下,随后匆匆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方领军一行人在这里等有十余日,便见一艘硕大的银色飞舟自西空飞来,飞舟的腹部是两朵巨大的霜花,而左面那朵霜花的颜色稍稍偏重一些。

    方领军神色一凛,当即传命下去,未有多久,所有军卒都是出了营地,并站在下方等候。

    待那巨舟落下,舱门旋开,先自里出来一列晶玉巨人卫队,而后一个身着苍白色外甲的巨人站在了舱门口。

    方领军赶忙上前一步,躬一揖,道:“拜见左辅国!”

    那身着苍白外甲的巨人看他一眼,道:“方领军免礼。”他的声音清晰有力,但听起来年纪不大。

    方领军沉声道:“谢左辅国!”

    霜洲的根基是原来的密州和独州,统两州军政权柄之人称之为正国。而正国之下又设左右辅国,平时各理一州,皆是未来霜洲权柄的后继之人,所以说,他眼前这一位有很大机会成为下一任霜洲之主。

    苍白巨人这时一点眉心,身上外甲忽然敛去,自里露出一个俊美少年人来,他穿着同样呈现灰白色修身甲胄,一头银色头发,拥有金黄色的眼瞳,站在那里时,整个人像是用精美玉石雕琢出来的。

    方领军惊道:“左辅国?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却摆了摆手,似是毫不在意外面的罡煞,他看着前方道:“那里就是原先被摧毁的营地?””

    方领军再次垂首道:“是的,是卑职无能!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凝望远处片刻,道:“我这次传调了左右二军两千人,八十艘斗战飞舟,这是孤目前所能调用的最大中军数目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收住了口。

    场中则是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望向方领军,“这些军兵过几天就会到,这一次孤还是交由方领军来统率他们,希望方领军不要辜负孤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方领军心头也是一片压力,这两千披甲皆是出自中军,可以算得上一州精华之所在了,对方将此交给他,自然是不希望看到失败。虽然知道这件事不太好做,但是他没有选择,重重抱拳道:“卑职不敢有负辅国厚恩!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没再说什么,而是回到了飞舟之上,几步之后,他停了下来,看向一个脸容身形都是藏在罩衣之内的老者,道:“我不希望出现意外,希望你们能办到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老者语声深沉道:“当然,青阳玄府以往的样子就很好,我们不需要有人去改变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